汉密尔顿:法拉利车队导致所有人超时

曲目:汉密尔顿:法拉利车队导致所有人超时
NJ:
时间:2020-09-16
发行:法拉利


法拉利佣金5月10日晚,2019赛季f1西班牙站第2次练习赛在巴塞罗那赛道结束。
梅赛德斯车队包揽了圈速榜前两位,博塔斯领先队友汉密尔顿0.049秒占据第一的位置,法拉利车队勒克莱尔0.301秒第三,他的队友维特尔第四,两人只相差0.088秒。
维斯塔潘、格罗斯让、加斯利、马格努森、塞恩斯、科维亚特分列五至十位。
维斯塔潘遭遇赛车漏油,他因此被迫更换引擎,这也是他本赛季第二套引擎,他落后博塔斯0.750秒位列第五。
他因为动力损失在15圈过后就驶回了维修站,距离练习赛结束之前15分钟他重返赛场。
阿尔法罗密欧车队kimi-莱科宁在最后阶段跑出了个人最快圈速,将自己的名次从p15提升至p11位,之后是小红牛车队阿尔本。
在fp1中上墙的赛点车队斯特罗尔驾驶没有升级的赛车,跑出了p13的圈速,领先雷诺车队霍肯伯格和里卡多。
以下为本次练习赛成绩表:(小科)在回顾本赛季的比赛时,法拉利车队的领队比诺托指出,在新加坡大奖赛让维特尔获胜的决定是正确的,这激发了维特尔的自信和他对车队的信任。
有传言称法拉利与梅赛德斯的差距是每圈1秒。
从2000年至2004年,舒马赫获得了5次世界锦标赛冠军,而在加盟法拉利的5个赛季中,维特尔连1个冠军都未能染指。
”他最终2014年辞职,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marchionne)接替了他的位置。
因此这是否意味着法拉利已经回来了。
“本周我读到了,也听说了很多有关技术指令会对我们的赛车产生影响的言论,”比诺托表示,“我在比赛后也听到了这些评论,我认为这很令人失望。
”“壳牌与我们的团队密切合作,并为我们开发了一种不同配方的赛车润滑油,届时将与新版动力装置一同推出,从而提高性能。
“几乎可以肯定,我们将举办今年第二场意大利大奖赛,”佛罗伦萨市长达里奥-纳德拉(dario nardella)表示,“这将是一个历史性时刻。
多亏了他我们还拿到了最快圈的积分,他跑出了一场伟大的比赛。
“我们改变了赛车的研发方式,以及对这些低速弯道的重视程度,”沃尔夫解释道,“看看在摩纳哥是否有转变,这将是很有趣的事情。
”“我(驾驶起来)真的很不舒服,不够稳定,在车里我找不到任何感觉或者信心。
“如果有人做了技术指令中明确被澄清的事,就是违规,”沃尔夫说。
“赛季开始时,他一直对赛车不适应,肯定包括刹车时的不稳定性,”比诺托说,“我认为勒克莱尔对他的挑战成为了一个很好的标杆,因为拥有一个这么快的队友,他肯定会头疼。
我不明白这一点,为什么你需要告诉别人你在做什么。
”(考拉)在f1中国大奖赛,法拉利的车队指令又成为赛后话题。
(小科)f1四冠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表示:他不关心他未来是否会被人记住,他也不需要自己名垂千古。
”(考拉)法拉利领队马蒂亚-比诺托回应了有关他的车队在国际汽联澄清技术规则后,改变动力单元是美国站表现不佳的原因。
在那种情况下,继续比赛是一个勇敢的决定,最终这个第三名是非常重要的,这可能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如果他无法改变车队,他就会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f1前掌门人伯尼最近表示,“我认为这一幕发生无需做的更多。
他和队友维特尔争夺第三的势头非常激烈,接受处罚的勒克莱尔将给维特尔和维斯塔潘以绝佳的机会。
他创造了今天的一级方程式,他对整个赛车运动的版图有很好的视野,对他来说,我认为这是fe电动方程式的一个很好的证明。
最近几周,法拉利涉嫌使用违规的燃油系统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这个问题在美国站fia发布技术指令之后达到了顶点。
当然,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需要倾其所能。
维斯塔潘的这款新玩具搭载6.5升v12发动机,功率为810匹马力。
现在你看到了真相。
“我知道他们在尝试一些东西,但是他们对勒克莱尔的处理有些太严厉。
然而,在多年的成功之后,法拉利从2008年底开始走下坡路。
”(小科)9月1日,2019年f1比利时站正式比赛在斯帕赛道结束,勒克莱尔夺得职业生涯首个分站冠军
”当被问及法拉利是否按照规则要求改变了动力单元时,比诺托表示:“什么都没做。
在阿塞拜疆大奖赛,法拉利的前翼端板和尾翼已经进行了调整。
(新浪汽车)受疫情影响,整个f1赛程都发生了变化。
比诺托说法拉利会尽快调查问题所在,车队在试着吞咽苦果。
”“我们每个周末都会增强车性能,我认为这是主要原因。
跃马冬季测试的强劲表现,到了新赛季似乎完全无法和三叉星抗衡。
上周fia对红牛车队提出的一项质询进行了回复,红牛的质询涉及燃油流速传感器系统,他们认为,可以利用传感器之间的间隙以超出标准的速度向引擎注入燃油。
2019赛季的新加坡大奖赛,维特尔排在第三位发车,位列队友勒克莱尔和汉密尔顿身后,但是率先进站的他通过完美的策略对汉密尔顿实现undercut。
“我不是那种想要随时分享一切的人,这并不是说我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东西,根本不是。
“对于整个车队,对于我们,现在很困难,”他说,“但我们处在这样的处境,就必须做到最好,至少让这个赛季有价值。
“不幸的是,问题出现在2014年之后,当时的法拉利管理层没有f1经验,他们以为会赢得f1,但他们没有。
每赛季我们只能使用三台引擎,所以每台引擎要完成5000公里的里程数。
”勒克莱尔冠军处子秀的愿望也因为这个问题而破碎,一开始问题被指向了赛车的mgu-h(混合动力单元)失效,不过比诺托对此予以否认。
我们能够完成升级,完全是归功于团队不懈的努力,每个工作人员都在努力弥补不足。
车队在马拉内罗的测试表明,这台spec3引擎有能力完成这个赛季的比赛。
“这里一直拥有超高动力汽车的基因,它将能够快速运行,我认为法拉利绝对是这样的。
那里会有一场很棒的盛会。
在停站换胎后,我本来预料中性胎也会有一段艰难的时间,但没有任何问题。
“在当前状态下,梅赛德斯应该考虑引入一位德国英雄,比如塞巴斯蒂安,在任何情况下,维特尔在梅赛德斯都将是一段传奇,”伯尼说到。
据德国人的说法:sf1000赛车在其他地方也出现严重设计问题,这也解释了维特尔速度不够的原因。
”(小科) 前f1世界冠军尼科-罗斯伯格抨击法拉利车队指令,称勒克莱尔在比赛中受到了“不公平”待遇。
前法拉利总裁卢卡-迪-蒙特泽莫罗也是这么想,在2014年之前,他一直执掌着法拉利。
现在我们有两个重要的试车日,我相信这会让我们快速恢复。
在美国大奖赛之前,国际汽联对红牛车队询问有关燃油系统解决方案问题给予了回应,该询问探讨了燃油流量测量中可能存在的漏洞。
当本赛季前四站竞争对手梅赛德斯连续一二带回后,已经落后对手74分的法拉利车队决定提前两站赛事完成对动力单元部分的升级,在本周末西班牙大奖赛上便启用新版引擎,并且搭配技术合作伙伴壳牌新研发的新润滑油,在硬件上做好奋起直追的准备。
鉴于超常的重量,新车很可能搭载为即将推出的812 superfast高性能版(或为gto)准备的6.5升自然吸气超大马力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将超过800马力,这样强大的动力才能真正配的上法拉利的图标。
当然,如果引擎在比赛中挂掉,损失将更大。
汉密尔顿在西班牙击败了队友博塔斯拿到了赛季第三个分站冠军,梅赛德斯车队也创纪录的包揽了赛季前五站比赛冠亚军。
下半赛季,sf90弯道中的特点更加适合维特尔,他下半赛季的平均发车位是2.5,上半赛季则只有3.7。
汉密尔顿和勒克莱尔的长跑速度也会非常快,但我们会竭尽全力。
据意大利《米兰体育报》报道称:维斯塔潘已经下了订单,目前正在等待发货。
我认为事情向前发展是好事,我们必须向前看。

点击查看原文:汉密尔顿:法拉利车队导致所有人超时


fala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