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F1政治因素太多法拉利与梅奔互不相让

曲目:维斯塔潘:F1政治因素太多法拉利与梅奔互不相让
NJ:
时间:2020-09-28
发行:法拉利


法拉利佣金”“我想这个周末我们有台好车,我们可以依靠我们的两位车手。“我们要看看引擎,赛车,数据。比诺托说法拉利会尽快调查问题所在,车队在试着吞咽苦果。不过比诺托对此持保留意见:“这就是比赛里会发生的事,他们在战斗,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该责怪他。”当时汉密尔顿与维特尔在争夺位置,法拉利车手在四号弯打滑,被迫额外进站一次。幸好我们拿到了第三,积分很重要。勒克莱尔在遭遇故障之前领先多达十余秒,随后被汉密尔顿超越,后者拿到了冠军。法拉利领队比诺托表示: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勒克莱尔的赛车问题。”“我想这个周末我们有台好车,我们可以依靠我们的两位车手。虽然结果让人失望,我们还是要看到积极的一面,然后以更强的姿态回归。“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我们确信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我们非常高兴,我们与塞巴斯蒂安的周期结束了,他在我们车队工作了六年。
据motorsport.com报道称:红牛认为在赛季前测试他们的新套件更有益。
第31圈,里卡多超越马格努森,升至第11。
博塔斯超越维斯塔帕升至第五。
(考拉)前法拉利技师罗布-斯梅德利表示:2021年加盟法拉利的小塞恩斯需要学会“脸皮厚”,才能在这支意大利车队呆的时间更长久。
巴西站结束之后,比诺托召集两位车手在马拉内罗召开了一次类似“正风气”的会晤,似乎这三人在最后一站阿布扎比站之前都已经将巴西站的“悲剧”抛在了脑后。
红牛车队的维斯塔潘说,像这样的冲突有时是不可避免的。
”布朗表示。
第42圈,塞恩斯进站;维特尔超越里卡多,升至第六。
比诺托因为法拉利糟糕的结果而饱受批评,罗斯-布朗被提及可能会为法拉利车队支招。
“在这里,我们有一条非常长的长直道,以及能为赛车前端带来不寻常负荷的弯道。
“长出厚厚的皮肤,你需要它,”斯梅德利表示,“对于我们很多长期在那里的人来说,法拉利成了你的一部分。
对于科威尔这个特定的名字,比诺托说:“你提到了安迪-科维尔,据我所知,他还在为梅赛德斯工作。
瓦特里-博塔斯,刚刚完成了他的第一个计时圈后,上到第三快,只比他的队友慢0.0004秒。
在起步轮胎方面,除了排在最后一位发车的库比卡选择了黄色的中性胎之外,其他人全部选择的都是红色的软胎。
”对于第一圈的打转,维特尔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我试图让自己远离其他麻烦,但我感觉被撞了一下。
”“法拉利已经开启一个新的周期,他们需要在逆境中不断去学习和改进,有时低潮期会比温暖舒适的环境让人更快的做出反应。
可惜的是,直到比赛快结束时,我们才知道这一点。
我不认为这是心里素质方面的问题,更多是技术方面的问题。
霍肯伯格1分35秒215刷紫。
第3圈,勒克莱尔1分36秒383再刷紫。
“我希望他们能做点什么,因为如果我们能好好比赛,公众也会觉得更有趣。
维特尔消耗了汉密尔顿的轮胎,也为勒克莱尔留出了安全距离。
但是在摩纳哥站比赛之前,车队领队比诺托表示:法拉利在经过调查之后得出结论,前翼设计并不是车队表现挣扎的原因。
第43圈,维特尔超越霍肯伯格,升至第五。
汉密尔顿继续追击,但反超未果。
这是一个国家形象,一种信仰,因此压力永远不会消失。
勒克莱尔肯定他会与维特尔就此事进行讨论。
“我们对此无话可说,”他说。
“不必恐慌。
尽管在索契带回了1-2,但法拉利的sf90仍然是无可争议的最快赛车,他们在新加坡引入了一次大的升级。
”“他们正在努力工作,甚至为接下来的比赛制定了研发计划,但是他们已经意识到,他们不仅没有缩小差距,反而差距在拉大。
维特尔的赛车在开赛第一圈打转,之后他开始追赶,不过车队没有按照维特尔希望的时间进站,而是提前为他换胎,这个决定的后果是:维特尔出站之后陷入车阵。
”“但与此同时,这里绝对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场所,充满了激情,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尤其是对车队的成员来说。
法拉利车队辉煌时代的铁三角之一,曾经的技术总监罗斯-布朗表示:法拉利急需一场胜利,他并不赞同比诺托sf90非常不适合亨格罗宁赛道是本站比赛成绩糟糕的根源。
勒克莱尔表示:在摩纳哥的失误令人非常失望,但是他坚称车队会从中汲取教训。
第4圈,维斯塔潘与塞恩斯进行缠斗,两度交换位置,排名没变,但塞恩斯因与维斯塔潘在四号弯发生碰撞,造成赛车前鼻锥受损、左前轮爆胎,被迫提前进站,出来掉到队尾,赛会在调查事故后未做进一步处理;霍肯伯格超越佩雷兹;里卡多超越莱科宁,升至第七。
原本获得第八的格罗斯让因阻挡诺里斯而被罚正赛退后三位发车。
红牛车队维斯塔潘第四,维特尔赛车打滑后前鼻翼颠掉最终只能收获第五,迈凯伦车队英国小将诺里斯拿到第六。
“查尔斯-勒克莱尔将在中国站使用与巴林站同款动力单元。
唯一的方法是更加努力地工作,做一些与他现在所做的不一样的事。
第24圈,维特尔也锁死轮胎;莱科宁与诺里斯进行争夺。
第12圈,维斯塔潘进站更换中性胎,出来掉到第九;库比卡进站,出来掉到第17。
勒克莱尔的赛车因为车队申报的燃油重量与fia比赛监督测得的重量不符而遭到5万欧元的重罚。
”法拉利车队的领队比诺托不打算采用梅赛德斯式的车手之间的“交战规则”来对待维特尔和勒克莱尔。
”“但是我不认为悬挂系统在设计方面存在一些错误理念。
“他们处在离婚期间,虽然协议已经签了,但离婚手续还没有结束。
第36圈,维特尔进站更换中性胎,出站时卡在汉密尔顿身前,暂列第三;汉密尔顿1分33秒528刷紫。
法拉利车队勒克莱尔杆位发车,顶住两位梅赛德斯车手的压力,全程领跑带回分站冠军。
本周末,f1将迎来里程碑之战。
我不会说太多,因为在f1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话题,我可不想引火上身。
只有他才能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这需要花一些时间,但我不认为他会很快投入下一份工作。
排位赛第三节最后时刻有趣的一幕:在最后一个飞驰圈的“斗智斗勇”中,只有勒克莱尔和塞恩斯及时通过计时点,其他8位车手都错过时间没能开启飞驰圈。
巴林国际赛车场毗邻沙漠,赛道上的沙尘将会给车手带来严峻考验,而由于高温天气对轮胎磨损比较严重,因此这也是本赛季的首场夜战。
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我猜测,今天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最好。
法拉利在五站比赛过后目前积分位列车队第二,但是对手梅赛德斯车队包揽了五站比赛的冠亚军。
谈及法拉利在奥斯汀的速度,维斯塔潘表示:“这就是你停止作弊应得的。
(小科)前f1车手蒙托亚认为:维特尔本赛季遭遇的困境并非是他心里素质不佳,更大的可能是法拉利的赛车和今年的轮胎并不适应维特尔的驾驶风格。
乔韦纳奇与科维亚特发生碰撞,莱科宁趁机超到第九,科维亚特赛车受损,被迫进站,事故被调查后没有进一步处罚。
四号弯,博塔斯外线过掉勒克莱尔,升至第二。

点击查看原文:维斯塔潘:F1政治因素太多法拉利与梅奔互不相让


fala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