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诺托:开局之差超出预期无法给出改进时间表

曲目:比诺托:开局之差超出预期无法给出改进时间表
NJ:
时间:2020-11-26
发行:法拉利


法拉利排名那是最重要的事情。到目前为止,当无法产生积极效果时,为什么还总是做同样的事情。”“我必须要和工程师们谈谈,并了解这个决定。”勒克莱尔在赛后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一人写道:“勒克莱尔最好习惯于车队指令,并且在整个赛季中都在法拉利辅佐维特尔。不过,法拉利始终无法对梅奔的速度造成威胁,刘易斯-汉密尔顿最终收获了个人第75个f1分站冠军。维特尔太贵了,他并不能交出他必须要交出的成绩。”“你们正在浪费着宝贵的冠军积分,最终法拉利将会为此付出代价。哦,等等,维特尔最终登上了领奖台。”“当然,这个决定背后要有一个解释。在2009赛季开始之后,布朗gp车队使用双层扩散器近乎统治了赛场,后来这一漏洞导致了fia对规则进行重大修改。
真实的消息是法拉利在每一条赛道都很强大。
但巴库站排位赛的撞车确实是勒克莱尔自己的失误,这次失误使得他的排位赛提前结束,本来可以成为冠军挑战者的机会也丧失了。
呼吸机通常由供气、灵活的呼吸回路、控制系统、监视器和警报器组成。
”塞恩斯补充道:“如果我们把自己和中游车队去比较,那么我们只需要在很少的几个方面有所提高就能登上榜首。
梅赛德斯amg高性能动力链(hpp)前主管安迪-科威尔离职之后的去向令人关注,因为他是梅赛德斯统治混动时代的功臣之一。
维特尔和勒克莱尔在灾难性的匈牙利站后获得了重生。
这是马拉内罗等待了两年的胜利。
显然我们有协议,我只能这么说。
应英国国家卫生局的请求,包括梅赛德斯奔驰、法拉利、红牛、迈凯轮和威廉姆斯等f1车队参与协助生产医疗设备。
”但目前,被批评的维特尔,是比勒克莱尔更需要支持的人。
“我必须在赛道上展示我能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这种情况会得到改变,”勒克莱尔表示,“就像其他车手一样,我想要成为最快的车手。
塞巴也会有这样的机会。
这支昔日的王者车队目前在新赛季三轮比赛过后表现非常糟糕。
后来,塞巴跑得很快,在赛道上取得了一些优势。
与自己之前的比赛相比,他谈到:“在个人层面上,这场比赛让我在三场比赛之后有点儿松了口气,在这里我拥有完全相同的速度。
德国人表示,他正努力感受着对2019款赛车的尾部的信心。
“过去几个月,我们已经找出了两到三处没有写进去或者管理地不够好的地方,因此我们通过改进制定出了更好的规则,”通巴西斯还相信,随着车队开始为2021年的赛车投入研发资源,更多规则的“灰色区域”会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并加以解决。
”(考拉)红牛车队顾问马尔科博士解释了为何当年没有将塞恩斯从小红牛提拔至红牛车队。
不仅福特,包括意大利法拉利品牌,其母公司菲亚特克莱斯勒、英国劳斯莱斯、美国特斯拉、通用汽车等车企,都自发或在政府呼吁下,与呼吸机生产厂商进行合作,以扩产设备。
比诺托说:“作为一支车队,胜利显然是关键,所以我们决定,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第一圈和第二圈,因为通过第一圈和第二圈,我们将以某种方式控制和管理节奏,控制位置,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
在巴库,迈凯伦刚刚完成了2019赛季首站双积分带回:塞恩斯获得第七,诺里斯获得第八。
新规则对车队使用风洞时间的限制,新的风洞测试“时间帽”是400个小时,相比现在已经减少了80个小时。
《晚邮报》:维特尔庆祝他在新加坡又复活了。
赛后意大利媒体对法拉利和维特尔一片褒奖。
更重要的是,产品的安全性。
欧洲新冠病毒疫情仍在蔓延,发挥重要治疗作用的呼吸机频频告急。
勒克莱尔在美国站周六上午的fp3之前遭遇了引擎故障,后来车队为他更换了老版本的引擎,勒克莱尔使用这套旧的动力单元参加了排位赛和正赛,获得了第四。
法拉利的目标是在年度车队第三的争夺中,缩小与其他竞争对手的差距。
《罗马体育报》:法拉利双赢。
比诺托的这番话是对沃尔夫之前的言论做出的回应...
我们用的是软胎,速度很快。
”比诺托承认道,“我们会付出一切,来使他感觉良好。
在排位赛和正赛中,他都占据着上风,直到引擎故障才让他以失望收官。
”近日红牛车队顾问马科博士在接受天空体育荷兰频道的采访时承认,他已经和维特尔的律师坐下来谈过了,甚至他承认:“维特尔已经有了一份明年的合同”。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去马拉内罗旅行时的感觉时,勒克莱尔说,“当时我和朱利安(比安奇)一起,他当时还没有进入f1,我在菲奥拉诺赛道的大门外面等他。
”“那个undercut并不是为了把位置还给查尔斯。
我们最终并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只是展现了我们现在所具有的能力。
”他补充道,“但这并不像在巴塞罗那那样,当时我可以照我所想象的去做。
”通巴西斯的忧虑并非多余,他的乐观也并非出于天真。
今年的法拉利是慢热而未完成任务的车队。
在德国站的潮湿环境中,勒克莱尔冲出了赛道;在巴林和奥地利,勒克莱尔也在比赛的最后阶段被逆转。
”梅赛德斯引擎生产部门主管安迪·科威尔表示,非常自豪能够为伦敦大学学院提供资源,为cpap项目提供最高的标准和尽可能最快的时间表。
“我认为,我们几乎在每个方面都需要去提高。
(小科)f1比利时大奖赛对法拉利车队而言是一桩惨案。
汉密尔顿自8月4号之后就没有取胜过,博塔斯失踪了。
双赢。
而维特尔称车队的这一解释“有效”,并表示他接受车队的观点。
代表高精尖科技的f1团队挺身而出,近日f1梅赛德斯车队工程师和英国医学专家互相协作,不到100小时完成一款呼吸机的逆向工程研究,使其最终投入生产,将用于新冠肺炎病人的治疗。
”他告诉《speed week》说。
本赛季迄今为止法拉利的车队指令一直都在偏向于维特尔,勒克莱尔在正赛期间被告知不得妨碍维特尔。
“很简单,如果你的速度更快,但是队友在前面,那么就应该考虑车队的利益。
国际汽联主席让-托德本周表示他平均每个月都要去看望舒马赫一到两次...
”“两位车手驾驶时可能会有不同意见,但这是我们可以和他们讨论的问题。
过去,迈凯伦曾赢得过八次车队总冠军和12次车手总冠军。
“查尔斯在任何地方都跑得更快。
fia负责单座赛车的技术总监通巴西斯表示,他们的目的是阻止车队“违规”。
我凝视着那扇大门,希望有朝一日我也可以踏进那扇门。
ge医疗宣布,将和福特汽车携手合作,扩大呼吸机设备的生产。
富商詹姆斯-格里肯豪斯(james...

点击查看原文:比诺托:开局之差超出预期无法给出改进时间表


falali